梦中江湖

还曾记得在那个夜色笼罩的城市里,朋友四人坐在高高的露台上远望脚下的零星灯火,一根雪茄在手中互相传递着,粗大的茄身很难吮吸,姑且只能用嘴含着,烟丝烧灼时的味道有些苦涩,有点刺鼻。两两相对间的矮桌上,小巧的音响里播放着李宗盛的情歌,低沉的嗓音溢满了对某人不知真假的爱。我们伴着酒浅聊片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行进中

夜幕降临,我所在的社区路也已经是灯火万家,万亮在我的行进中。那种是急切的,却也如同归家时的感觉。一路行进,在有着路灯的大道中,尽管是快要到社区门口时,这些路灯才嘎然而亮,似乎在与我诉说: 欢迎回家!回家的路是敞亮的。 我在思索,回家的路那么宽广,又有那么多的风景,虽然太阳所勾勒的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每一段时光里,都有一段温暖的回忆

总是习惯在闲暇时刻书写属于自己的文字,在文字中记载喜怒哀乐,总是习惯在夜晚城市的夜景,一边欣赏着美丽的夜景,一边思考的意义,我们一生会遇到很多人,有些人,出现在你的世界里,给你留下了最难忘的回忆,有些人,注定是你命中的过客,在人生的分岔路口,注定与你匆匆走散。而我,却始终记得你留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感恩前进的路有你

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丰富多彩,令人感叹。在这人世间,有美好,有残酷,有掠夺,有坚守 这一路走来,有迷茫,有惆怅,有痛恨,有愤怒,每当觉悟,都有你的身影。你走在大道上,衣衫整洁,步伐坚毅,气魄非凡,虽已是两鬓斑白,但依然帅气十足。看到你,像是被万丈光芒笼罩,澎湃。每当听到你的讲话,都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沙柳赞

在湟水河滩,在蚂蚁山洼、山梁的人行道上有不少的沙柳,它们或野生,或人工种植,无声无息地生长着。认识沙柳是二十几年前的事。那时候刚参加工作,看见湟水河滩里杂七杂八地长着些灌木似的东西,随风摇曳,颜色红中泛绿,尽管有的高达数米,但很难找到有型有用的树杆,问人才知道是沙柳。和岸边高大挺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寻找生命的真相

眉拱里装了两块磁铁,不但拱的慌,还有一种力量往里吸。难受的喘不上气来,眼珠子往下掉,楞硬楞硬滴,心口窝烧心的慌。重而浊,清而脏,气味的调制。刺激而熏得头晕眼花,脑涨心堵。脚面子疼,感觉上面有一条火蛇,发黑的那种,说是火却感觉是条蛇,还是条毒蛇,疼的没法没法滴。膝盖部位那团肉,摸起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坐滑竿的沉思(《闲庭信笔》二十七)

峨眉山上坐滑竿是颇有诗意的。青山绿水间,石阶小路上,两人抬着用竹子编成的滑竿,你坐在上头,一步一闪,颤颤悠悠,边走边看,轻松自在。这时,真想做一首诗。可是低头看到抬竿人,大汗淋漓,衣衫尽湿,刹那间,什么诗情都没有了。我坐在滑竿上,跨越时代,沉思着这个坐和抬的矛盾及苦与乐来。我想到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珍重

我又哭了,哭的很,原因是看到了一位同学的毕业论文指导老师写给她的毕业寄语。在寄语中,老师是这样说的:恭喜各位同学今日毕业,走上新的征途,感谢你们的信任,体谅我工作繁忙,主动完成毕业论文,实属不易,在指导过程中一时语切,不要太过在意,你们的成长在四年之中起码我看了三年,大家的成长不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给人安全感

此时此刻,我正在进行毕业论文答辩的最后准备工作。因为我的答辩组长就是我的指导老师,我的论文评阅老师也是一个很好的老师,所以我觉得很轻松,即使后面老师可能会提出什么问题,但我丝毫不会感到害怕。似乎从来没有哪场考试能让我觉得那么轻松,从没有过。这是我的指导老师带给我的安全感,我很享受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年轻时最勇敢的抉择

回过头想想,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我们年轻的时候真的会面对很多选择,其中最勇敢的就是我对婚姻的选择。那年大学刚毕业,我面对两个选择,一个是父母介绍的港商,那时候的千万富翁。另一个是我初中和大学的同学,可以说是青梅竹马。他家是农村的,一贫如洗。在我艰难做选择的时候我问港商,如果我和他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喜讯

一个发小今年2月份结婚了。是听说她们结婚后就会要孩子,但我没想到这么快。昨天,看到她发的抖音,说已经怀孕六周了。昨天是5月15日,是我完成我的毕业论文答辩的日子。我竟没有想到,她即将为人母。这速度快到我一时反应不过来,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个喜讯。是的,我们之间再也没什么可聊的了。我...

阅读全文>>

   

闲说左撇子

日前看到一则一家五口围桌进餐的短视频,初入眼帘的是那风卷残云般,好像急着赶飞机的可笑吃相,仔细看才发现原来这老少五人全是左撇子,乍看顺眼得很,不易觉察。这机率太小了,相信这是发到网上的唯一原因,其他镜头全是陪衬。所谓左撇子,指的是更习惯用左手的人 ,但人们通常称用左手拿筷子吃饭的...

阅读全文>>

©点滴记忆 | Powered by EMLOG | 返回顶部↑